当前位置:洪都资讯>科技>冲动之下购买的未必管用“知识付费”渐趋理性

冲动之下购买的未必管用“知识付费”渐趋理性

2019-11-08 16:06:20 浏览次数:4902
  

“知识支付”变得理性

“知识支付”(Knowledge Payment)是一种学习方法,在这种方法中,用户为知识服务付费,通过零散的学习减少获取知识的时间成本,从而快速获取知识或技能。

从2016年知识支付的第一年到2018年喜玛拉雅“123狂欢节”,内容消费总额超过4.35亿元,知识支付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花钱“购买知识”已经成为一种流行的消费方式。然而,许多用户逐渐发现冲动购买的基于知识的产品可能不起作用。

知识支付热潮降温

“90后”北京白领李和是知识支付产品的忠实用户。2017年4月,未毕业的何莉花了199元参加求职课程,这是她第一次花钱买知识。在过去的两年里,何力在各种知识支付平台上花了很多钱,从英语学习到面试体验,到电影欣赏、非小说写作等不同领域。

在过去的一年里,进入职场的何力逐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发现有些付费课程脱离了生活和工作的实际需要,而且“鸡汤”太浓了,所以我逐渐放弃了,而其他课程则根本没有开设。”李和告诉记者,“囤积太多无法学习或无用的知识会让人们更加焦虑。”

许多人都有类似的感觉。目前,很少有人在微信朋友圈打卡记录他们的学习进展。一些用户对混合付费课程感到失望。

今年5月,知识支付平台“收购”的首个订阅栏目产品“李翔知识内部参考”团队宣布解散,引起业界关注。作为平台明星产品,该产品在网上一天内创造了超过10,000的销售业绩。许多人认为它的悄然退出是知识支付潮最近退潮的一个注脚。

知识支付行业已经停止疯狂扩张,进入“冷却期”,这是不争的事实。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发布的《2018年知识支付研究报告》显示,用户再购买率的下降和使用期限的缩短导致了行业收入开始下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近日发布的《2018-2019年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用户对知识型付费产品的选择更加理性,锚资源、版权资源和用户资源越来越集中在头平台上。

用户期待“物有所值”

今年5月,微信安全中心发布了《关于在朋友圈处理打卡事件以吸引和分享利润的公告》。依赖社交平台的零成本“裂变营销”被阻断,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盲目追随知识付费的行为。

"有实际需求的人仍然会购买基于知识的付费产品。"霍莉说。现在,微信公众号的非小说写作课程已经成为她的常规学习内容。从这个角度来看,用适度的知识付费来“退烧”对行业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通过大浪淘沙,将会留下一批需求明确、消费能力稳定、判断能力合理的用户。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由于内容质量参差不齐,基于内容的知识支付已经成为用户流失的症结所在。记者发现,一些工具平台通过几个常用付费课程应用程序(应用程序)的经验,为个别讲师和离线组织提供上传课程的渠道。在线课程非常简单,缺乏审计程序。一些付费课程通过广告吸引用户,如“9.9元试镜”。然而,试听后,正常的课程是昂贵的,其实际效果值得怀疑。

业内有人指出,互联网知识提供者没有分类的实践标准,“人人都是教师”降低了知识提供者的门槛,导致有偿知识的质量化为乌有。如果用金钱购买的“知识”不值得,用户的粘性自然会受到影响。

正如豆瓣内容副总经理陈晖所说,内容的选择和构建、用户的参与和反馈都至关重要。毫无疑问,知识支付产品将流于形式。

付费知识的“黄金含量”是关键

知识支付行业正处于瓶颈期,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正在走下坡路。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支付市场研究报告》,2018年知识支付用户数量将达到2.92亿,预计2019年知识支付用户数量将达到3.87亿。艾瑞咨询公司估计,2020年中国知识支付产业规模将达到235亿元,而2017年,该产业规模将仅为49.1亿元左右。

目前,用户需求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仍然为知识支付产业的蓬勃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回归内容是知识支付平台的必然选择。《2018-2019年中国数字出版行业年报》预测,基于知识的付费情感鸡汤内容的受欢迎程度将逐渐减弱,专业实用的内容将成为市场的主流。

早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一些NPC代表就建议相关政府部门加强对互联网知识支付平台的外部监管。平台方应建立知识提供者身份验证、行业分类等准入机制,确保有偿知识的“含金量”,并建立价格干预机制和评估反馈机制。总之,解决高质量的内容输出问题是知识支付产业发展的基础,建立完善的知识服务体系是平台与用户可持续连接的基础。

(责任编辑:张倩蓉)

必赢亚洲 江苏十一选五 新疆十一选五 重庆快乐十分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