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洪都资讯>星座运势>皇冠发行快播,引发日韩外交口水战的电影,华人在里面更惨,中国却拍不出来

皇冠发行快播,引发日韩外交口水战的电影,华人在里面更惨,中国却拍不出来

2020-01-10 18:01:30 浏览次数:3207
  

皇冠发行快播,引发日韩外交口水战的电影,华人在里面更惨,中国却拍不出来

皇冠发行快播,文:黄金生

2017年7月26日,影片《军舰岛》在韩国首映,该片以二战时期为故事背景,讲述了被强征至日本军舰岛的劳工在非常恶劣的环境下被迫从事苦力劳动,最后冒着生命危险出逃的故事。影片在韩国首映后,产生了强烈反响,甚至引发日韩之间的外交口水战。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一次记者会上表示,《军舰岛》的导演也说这是创造的故事,不是反映历史事实的纪录片。对此,韩联社报道称,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赵俊赫表示,无数韩国人曾被强征到日本军舰岛并在严酷环境下劳役,这是不争的事实。

/影片《军舰岛》海报,该片在韩国首映后,产生了强烈反响,甚至引发日韩之间的外交口水战

象征日本近代化的煤炭开发史,却是被强征的中国和朝鲜半岛劳工的血泪史。2017年7月,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一段名为《军舰岛的真相》的视频登上最大的电子屏幕上循环播放7000次。15秒长的视频就是为了让世人看到,二战时期日本在军舰岛上强征、虐待劳工的史实。借助影片的宣传,今年97岁的金亨燮和李仁云作为韩国强征劳工幸存者代表开始在媒体讲述他们那段悲惨的经历。

其实,除朝鲜半岛被征劳工外,中国劳工被强征在军舰岛受尽虐待的史实也经由中国近代口述史学会与日本侵华战争遗留问题民间研究网何天义研究室在2001至2002年的专访,保存了下来,并在2005年由齐鲁书社出版(参见《二战掳日中国劳工口述史》第二卷《血洒九州岛》)。二战时期,日军在中国强掳劳工上千万,驱赶中国民众强制劳动达数千万,先后将4万名中国人强行抓到日本当劳工。其中就包括200多百名劳工在侵华日军刺刀的驱赶下,来到这里。陈炳德、李胚林(李怀卯)、王保安、李庆云等是其中的幸存者。这些幸存者的口述,为我们了解二战时期这个堪称魔鬼之岛上劳工所受到的非人虐待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

1944年春天,河北沧州28岁的陈炳德所在的村庄突然被日本军队包围,他与同村人李胚林被日本军队抓走当了劳工。夜里他们被装进四周都是钉子的木笼里,第二天,搭火车押到天津塘沽。下车后日军把从各处抓来的劳工赶进集中营,关押了一星期后押到日本国。先是火轮又改坐小船,这批劳工就来到军舰岛。还没来得及喘息,马上就被日本人赶到下井挖煤、干活。

军舰岛上强征的中国劳工,二战时期,日军先后将4 万名中国人强行抓到日本当劳工

据陈炳德回忆,当时的岛屿四周有一人多高的防水墙,劳工在这里根本出不去,逃不掉。当苦工的滋味真是难受极了,吃的是猪狗饭,干得是牛马活。他们每天干12个小时的活,出煤的任务是每天必须出够8吨煤,否则不让上来。日本人每天逼着他们下井挖煤,乘电梯下到很深的坑道里。咬着牙推着沉重的轱辘马煤车,走很长的巷道,煤装得满满的,轱辘马在有斜度的巷道上爬动着。推着它,人累得喘不过气来,但是也不敢停下,一来怕日本监丁头用鞭打;二来有危险。只要稍一停下,煤车就会倒退,人就会被轱辘马轧伤或轧死。

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苦役干不完不让吃饭,每天都是两顿饭,早晨下井前吃一顿,晚上上井后吃一顿。在井下饿了就只能干挨着根本没饭吃,所以大多数人都患有饿痨。给劳工们吃的饭简直连猪食也不如,就连这种饭也是不管饱的,每人一份不管年纪大小。王保安回忆,白天吃饭时每个人就只给两小馒头(是用豆饼和黑面做的)和半木碗菜汤,菜场里面有点儿死鱼烂虾;到了晚上再带着饭盒下矿井干活,饭盒里装着米饭和很少的菜渣。下窑前每个劳工能带上一壶水到窑里面喝,喝完了就再也不给了,说是岛上的水很紧张。劳工们渴得狠了,就偷水喝,路边有蒸汽管道,就偷着接点蒸馏水喝,让日本人看见了,就要挨打。吃不饱,就只能在路上些桔子皮吃,或者拽一把青稞、青草放到嘴里充饥。吃这些东西,也得偷偷摸摸的,否则让日本人发现了,就是一顿毒打。

吃得差,其他条件同样恶劣,上岛后的十几个月里只发过一身单衣,一双鞋,上身一件半袖褂,下身一件半截裤衩,褂子上印着劳工的号码,李胚林是142号,陈炳德是143号,李庆云是165号。那身单衣几个月就烂了。后来就再没发过什么衣服、鞋子,倒是每个人给了一个布条,一根绳子,用绳子把布条前后连在一起,叫“遮挡布”。每天都光着身子赤着脚上下井。他们白天被赶进井下干活,晚上被关进小木屋里,床铺分为上下两层,四五十人住一间,房子背阴,非常潮湿,而所谓的被子比纸片也厚不了多少,绝大多数人都患了风湿病。李胚林说,在这种情况下,挺过来的也都成了残废、半残废,没有落下病的,还没听说过。

劳工们在岛上的劳动条件非常恶劣,很多人被折磨致死。这是在端岛煤矿采煤的劳工

日本监工头很严,动不动就打人,王保安是1943年腊月抓走运往军舰岛的。他回忆,一次干活的时候,他无意中往洞口看了一眼,被日本监工看见了,说他想逃跑,上来就是一顿棍子,打得他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一次,井下挖煤时,他忽然感觉头晕脑涨.就停下手中活,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刚一停,日本监工就走过来了,不问青红皂白,抡起铁棍就往身上打,接着又拿起一块比拳头还大的煤块猛击他的头部。当时打得头破血流。后来工友们在身上撕了块破布,给他把伤口包住,才暂时止住了血。李庆云回忆,有一个叫王玉兰的劳工,因为吃不饱饭,身体非常脆弱,腿软,走不动。日本人看见他走得很慢,不问青红皂白,一脚把他从电梯上踹了下去,当时就摔死了。

劳工们经常有饿死、累死、病死的。人死后就被日本人烧成灰,装进一个小木匣子中打发掉。生了病,受了伤,日本人根本不给治疗,也就是偶尔给擦点药。若是得了大病就只能等死,小病也得自己扛着,也得坚持干活,否则的话饭就要减半。劳工们个个饿得皮包骨,被抓往日本前王保安的体重是120多斤,在岛上不到3个月的时间,体重就减到70多斤。一次,王保安正在井下挖煤,忽然从煤层喷出瓦斯气,当时就晕倒在井下的运煤车上,和煤一起被运出矿井,日本监工发现瓦斯泄露,命令全体劳工把井口封堵起来,王保安的同乡邢宝昆和杨慧民等就这样白白死去了。李庆云回忆,劳工靳青岩,在窑下面专门负责打眼,一次打眼时,因为打通了一个洞,风很大,吹得很猛,不停地往下掉煤面,最后把靳青岩埋住了,当发现他时,也已经晚了。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幸存的华工终于解脱了。获救的每个劳工发给一身海军服和一双新皮鞋,在端岛的西边坐上美国的军舰,终于踏上了归国的旅程。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