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洪都资讯>科技>注册送28金币,别笑,越来越穷的台剧真香

注册送28金币,别笑,越来越穷的台剧真香

2020-01-10 12:46:19 浏览次数:3429
  

注册送28金币,别笑,越来越穷的台剧真香

注册送28金币,同样一件事,不同人的感受可以差别好大。

上个月,有个大陆游客到了台湾。

被当地记者采访,没忍住就怒怼起来:

你自己发展二十多年,发展这么差还努力啥啊

这位游客说,高雄,就像是大陆的三四线城市嘛。

“落后”。

街道窄窄的,楼房矮矮的,看起来又旧又破……经济搞成这样,你们怎么还不惭愧、着急?

但就奇了怪了。

你有没有发现近些年的台剧,面对这种“落后”不仅面无愧色。

还纷纷鼓励年轻人拥抱“落后”。

比如今天sir要说的这部——

《用九柑仔店》

主角杨俊龙(张轩睿 饰),不是没志气,不想好好搞经济。

“北(台北)漂”一枚,背井离乡拼事业的他,30岁不到,就当上房地产经理。

公司名字叫幸福建设。

有没有给客户建设出幸福不知道,反正俊龙自己不怎么幸福。

在庆祝升职酒会上,不想喝酒的俊龙被灌得七荤八素,掉头就到厕所吐。

在厕所里,他听到自己的未来——

小孩生病你打给我干嘛?

我是医生吗?你打给我小孩的病会好吗?!

你有没有搞错,我是出来应酬,不是出来玩!

我跟你讲我在忙,你自己看着办,掰!

这是另外一个经理,在和老婆讲电话。

听见老板进来,他连忙挂掉,抱怨说:女人就是这样,不懂事。

俊龙没有老婆孩子,他也有自己的心事要烦——

把他从小带大的阿公,在老家中风昏迷了。

回到台北自己赚钱买来的房子,俊龙从来没觉得这个“家”如此冷清,空空如也。

冰箱里阿公寄来的腌萝卜,竟然成了他和家乡、亲人唯一的联系。

哪怕俊龙吃不完,阿公也总是记得他儿时最爱吃的东西,一直寄,一直寄,用这种方式在说:

“想你。”

等到冰箱快堆满了。

他才意识到那个很容易就回去的家,自己已经很久没回去过了——

从台北回到这里,顶多三个多小时

但我通常要花三百六十五天

他连忙回到老家,然后……

停掉了爷爷经营的柑仔店。

所谓柑仔店,用我们大陆的说法其实就是小卖部。

“用九”,是爷爷特意起的名字,是说附近居民生活日用品里,十项就有九项可以在店里找到。

而且呢,寓意店开得永久,街坊们在这买了东西用得长久。

小时候,这种地方我们经常逛。

就是你每天放学都会贡献几毛钱买个烧饼、买瓶汽水,爸妈叫你打酱油的地方。

但是随着便利店、大商场的扩张,这样的小店不景气了,落后了。

sir曾看到文章介绍,在今天的台湾,有些柑仔店一天进店的客人,可能都不会超过五个。

所以,祖上给你留了这么一间店,你真的愿意留下来,继承家业吗?

我想很多人都会像这部剧的男主角一样,贴个纸条告诉街坊,清仓大甩卖啦:

本周日结束营业,所有商品出清

留下来过小日子,还是出去赚大钱?

陪家人多一点,还是陪客户多一点?

sir想,这样的困惑,不管是哪里的年轻人都可能要面临。

没有标准的答案。

你只有一点点接近自己最真实的心声。

还没处理完阿公的事,俊龙马上又被催着回去工作。

去说服别人拥有幸福——

钉子户赵先生。

给出的条件很诱人,但好说歹说,赵先生死活不肯搬。

临走的前一秒,俊龙看到赵先生对着亡妻的照片发呆。

原来是思念妻子,不舍得搬离旧宅。

好办了。

他找来了老人的儿女,劝说老人如果搬了大房子,他就可以天天和儿女一起住,从此不用孤零零一个人,思念老伴。

好吧,老人答应了。

但事情没那么简单。

俊龙隔天拿着文件准备和赵先生签约的时候,却发现他驾着摩托车,神色匆忙地载着妻子的遗照,往海边去。

跳海?

原来他只不过是想带着妻子的相片,来海边散散步。

还对追来的俊龙发出灵魂一问: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原来,他年轻的时候只想着赚钱,可是一转眼人就老了。自己没有陪妻子过过几天安生日子,她就去世了。

从来没有人告诉他,即使他得到了全部,也无法得到幸福。

你这样做,快乐吗

你觉得幸福吗

这一盆冷水显然威力还不够。

接着,俊龙不小心落水,赵先生把他捞上岸。

模糊之间。

他看到的是阿公伸出手来。

你看俊龙穿着西装人模狗样的神态。

以及,记忆中阿公温情脉脉的眼神。

到底哪一个更接近幸福的样子呢?

答案,不言自明。

不可否认,这煽情十分硬出。

但同时又铺垫得非常细密:

现实和过往互相交织,让感情纹路的呈现非常清晰。

现实,是台湾的现状,杨俊龙这一群年轻人所处的当下。

过往,则是阿公杨进德当年辛苦经营“用九柑仔店”的前因后果。

当年阿公只是个在富人家做帮佣的小伙子。

看上了主人家的小姐银月。

同为帮佣的父亲劝他死心:

你不要妄想了。人家是去美国读博士回来的。他一个小小的高中毕业生,凭什么跟人家比?

镜头一转。

银月和年轻的阿公提着包袱,坐着三轮车,私奔去了。

锦衣玉食,比不上按自己的喜欢过生活自在。

两个年轻人隐居在乡间,在一群邻居的帮助下独立谋生。

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存够钱,开一家柑仔店,安安心心过日子。

只不过,命运不肯放过他们。

银月意外摔倒,动了胎气。

生死之间,阿公只能将妻子送回城里治疗——他的丈人,银月的父亲,正是有名的医生。

“我们到家了。”

但“到家”,却是永别。

银月的父亲骗她说他们的孩子已经死了,让她死了心,远嫁到美国去。

而那个生下来的孩子,在银月出国后,被送回给杨进德独自抚养。

阿公守着独子,经营着曾经和银月心心念念要开的柑仔店……

俊龙这才明白过来,经营一家柑仔店。

原来不只是赚钱。

刚开始,就连俊龙自己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要一时头脑发热回来继承这样一间破落店铺。

早上起床,邻里们自动侵入他的生活:

“偷窥”他上厕所。

还时时提醒他,全村的长辈都看过他的下半身——

像不像我们在老家经常出现的情况——

明明你已经刻意忘记小时候出过的糗,可是七大姑八大姨九姨丈们,还给你如数家珍般数出来……

以前,我们说起台剧就想到偶像剧,什么看起来都光鲜。

现在,台剧一天比一天“土”。

土得,甚至唤起了我们关于故乡的记忆:

榕树下,小吃摊,老水牛,街坊邻里聊天说事……

你看这些传神的乡土细节,在大陆的连续剧中几乎已经绝迹了……

不仅是《用九柑仔店》,前不久sir安利过的《俗女养成记》,同样也是一个北漂回乡的故事。

家乡好吗?

不好啊。

当初不就是嫌家乡落后,才到台北去发展的么。多年不回家,回来已经不习惯了。

发小(兼初恋情人)说要载陈嘉玲回家,她顺手去拉车门。

咦……?

发小奚落她:

这边啦,那是人家的车。天龙国(台北)来的哦,摩托都不会坐了。

对,家乡经济是不行。

台湾南部乡下也没法和房子几十万一平的台北相比。

但一看小时候经常去玩的“秘密基地”,现在出售,才157万(约合人民币36万)。

虽然房子老了点,但有天有地,种点花花草草,搞搞装修也能住对不对?

就像陈嘉玲打算回台北重新找工作时,发小说她的——

疯子

台北这么没有人情味(呒情呒味)的地方

去那里做什么!

人情味。

用九柑仔店,卖得最多的日用品,存得最多的,也是人情。

人情有两部分:一部分是生计,一部分是情谊。

生计。

邻里们手工生产的东西——酱油,高丽菜,由于规模小,无法和大商场的产品竞争。

他们唯一的栖身卖场,就是柑仔店。

情谊。

年轻的阿公,因为是当地唯一一个高中生,能看字,经常帮人无偿读信;

勇公年轻时好勇斗狠,存不下钱,自己阿爸入院急需手术钱,阿公二话不说就给他垫付了;

小姑娘昭君因为没有父亲,经常被人欺负,阿公帮她赶走小流氓,还原谅她的盗窃行为,给她手里塞食物。

正因为大家各自是相互的避风港,他们虽然没有亲戚血缘关系,却互相以七大姑八大姨的名头相称。

因此,就像俊龙后来说:

“柑仔店,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它跟这么多人这么多生活有关系,已经不是我可以决定要结束的了。”

就连俊龙本人,也是在柑仔店中成长,挣扎,欢笑,哭泣过来的。

守护柑仔店,并不仅仅只是守护阿公的心愿。

事实上,阿公从来没有要求过孙子要继承他的店。

俗套点说,守护,只是出于守护自己那份永远的记忆。

柑仔店,某种意义上。

是《公民凯恩》里让男主角魂牵梦萦的玫瑰花蕾。

也是《功夫》里让周星驰灵魂出窍的波棒糖。

回到开头提到的那件事。

大陆游客嘲笑台湾经济。

sir想引用豆瓣网友@防不胜防一句评论:

他们的经济在落后,可他们的影视不知不觉又走到了两岸三地的前面。希望内地的观众和影视人别再被流量被资本绑架了,能静下心来看看生活的力量。

所谓生活的力量,说句俗套话,是初心的力量。

这力量很小,也许不值一提。

很多时候也架不住发展太快太猛的生活,而坠入遗忘。

但它却总在你某夜午夜梦回时。

倏忽出现在你的梦里,告诉你,你从哪里来,你往何处去。

但愿,你也曾有这样的梦。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最热新闻